????列缺正看着陈梵离去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,忽的就感觉到了一股目光,他不需要转头却也能知道对方究竟是谁。

????“你应该没事做才对,怎么不顺便送他回宿舍?”列缺慵懒地问道,双手架后脑勺上当枕头用。

????“没有必要。”闻练达简短地给出这个答案,“况且我也不是没事。”

????“你有事还会在这里骚扰我吗?”列缺斜眼看向她,此时闻练达正面无表情地靠在屋子边上,手中拿着一张纸专心地折着什么东西,“或者说,你的事就是特地来找我?这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。”

????“其实对于楚泉的结果,早就已经被定下来了吧?今天所谓的会议,不过是做做表面上的文章,管控一下多数人可能会有的行为。”闻练达不急不缓地说着,手中的方形纸张已经变成了菱形。

????“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列缺奇怪道。

????“你希望他留下来吗?”闻练达问得很随便,稀疏平常得就像是在问“你吃饭了吗”。

????“我们是朋友耶,我当然希望他留下来。”列缺无奈地摇头,不知道闻练达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。

????“朋友……这暂且不谈,你的这个所谓的‘鸽组’,目的不就是为了监视楚泉和管控洛谣冰?”闻练达就像是久经沙场的军师,面无表情地移动棋盘上自己有的棋子,像是在下一盘没有难度的残局。

????“可你不是也在组里?如果我是出于那样的目的的话,不把你拉进来才是更好的选择吧?”列缺有些语塞,不解闻练达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。

????“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装傻,这领域我比你熟悉多了。”闻练达手上的操作停下来,一只标准的千纸鹤静静地被她捏着尾巴,放到了一旁的树桩凳上。

????列缺以不符合他特性的安静看着闻练达,闻练达静静地和他对视了半晌,最终是列缺举起了白旗,“你哪个领域都能臻至完美,我真的很好奇这世界上有没有你不擅长的事情了。”

????“每个人都会有不擅长的事情,例如你就不擅长做这件事情,仔细研究起来破绽百出。”

????“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列缺好奇地问道,人世间最难受的事情,莫过于对手将你的路数都摸了个干净,你却还没想明白对方是怎么研究出来的。

????闻练达看着列缺,似是在思索,“楚泉刚醒来,就被直接带去了钟楼会议,如果不是预先选定安排这个时间点有会议,我不大相信校方能够如此快速立即就召集三分之一的人开会。”

????“你的意思就是,这个会议本身就是计划好的,不论楚泉会不会醒来,都会在这场会议上被决定命运?”列缺心说这的确是很明显的东西,自己刚才怎么看不出来?

仙人指路+济公送码 ????“不是决定命运,他的命运早就在他们拿到青鳞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了,之后的都不过只是逢场做戏,你方唱罢我登场而已。”闻练达手一翻,一枚青鳞出现在她手中,“现在,他是场间的焦点,校方当然不可能放心让他自由行动,而已,就是他们加到他身上的枷锁。恰好,一物两用,你还可以顺便管一下新来的怪咖洛谣冰,她也和楚泉有关系――虽然我们都不明白他俩是怎么扯上关系的。”

????“所以,我组了这样一个组,你就猜到了我有问题?”列缺心说这也太离谱了,就算没有别人影响他可能也会这么做,这样不跟瞎掰没有多少区别吗?

????“如果你觉得我是在瞎掰也没关系,”闻练达像是有读心术一样道出了这样的话,“至少我每次都可以瞎掰对。”

????“那你的目的?”列缺倒是干脆,看出来就看出来了,对方这样过来说,他当然是不信闻练达没有任何的目的。

????“楚泉这个人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,至少他是一个你不用武力没法处理的点。”

????“你这不就是在变相地说我蠢?”列缺挠挠脑袋,他听得闻练达的话,无论如何总结得到的都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。

????“并不是说你蠢,”闻练达摇头,“你想必也获得了楚泉过去的一些记录。你难道不觉得,他和记录上的那位简直判若两人吗?”

????“你这么一说……”列缺条件性回答,但看到闻练达含笑的眼睛才意识到,“你还在套我话?”

????“当然,闻家号闻,自然得听得到天下情报。”闻练达坦然地承认,甚至有一丝“谁叫你这么蠢,不怪我”的味道。

????“你想怎样?”列缺有所提防地问道。

????“我是来找你合作的,楚泉这个家伙隐藏得太深,就算是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什么程度,也不敢说我自己就能处理掉这个点。而你,也是同样不行,或许过不了多久他就能感受到你存在问题了。”

????“你是谁的眼睛?”列缺很是警戒,如果说他是学校的眼睛,那么闻练达代表的又是谁的立场,她作为的又是谁的眼睛?

????“我是世界的眼睛。”闻练达给出的却是一个莫名其妙让人难以接受的答案。

????“我和你合作。”列缺没有犹豫,他明白闻练达不会无的放矢,就算闻练达对楚泉实力会有夸大的成分,合作在目前看来也不会存在实质性的坏处。

????“很爽快,那之后就合作愉快咯。”闻练达很是满意列缺的干脆,拍拍身子准备离开,她可不希望白剑心盯上自己,只需要她低调一点,校方就会相信列缺的监视足够。

????这样,她才能如蜘蛛织网,慢慢地将自己的情报网渗透出去,等到他们真正察觉的时候,也只会为时已晚。

????她是世界的眼睛,她是历史的旁白。她的要务,是抓住世界的真相,但却又只是记录下来。

????“等等!”列缺叫了一声,闻练达转头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????“怎么?”

????“我想要确认的是,你真的会一直扮演好旁观者的角色吗?闻家闻世,可是建立在不问世的基础上的,如果以后你想要加入这个世界……”

????闻练达把食指放在嘴上,做噤声状,“以后的是,以后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