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七仙人指路+济公送码 > 天煞邪皇 > 二百五十四章: 大战未开 内乱先起
????只听“嘎,砰”,红光四射,李笑天被从气海凝结成的狮龙内撞飞出体外数丈远,连撞数个断墙,破洞而停。

????原来狮龙一合嘴,钨金盔甲就启动了防御真元体系,再加猿妖王顺速反击,剧烈的黑色真元不断注入钨金盔甲内,使其不断疯长,两股力量的碰撞,就看谁的内力修为更加强大。

????李笑天在这最后紧要关头,想提升内力修为,但对方太快太猛,剧烈冲击着狮龙,把李笑天真元崩碎,整个狮龙就这样形消灰灭。已撞出的李笑天,躺在地上,没有一丝丝的气力,心想,完了,千算万算,最后还是差了一步。

????看来,不知以后还有谁能阻止这个猿妖的入侵了?想到这里,李笑天伤心的眼泪悄然滑落。等了很久,李笑天这时已缓过神来,静听着一切。整个自然界只有风声、乌鸦盘旋飞叫声,整个高老庄又恢复了宁静。原来乌孙昊走了?

????不管真假,李笑天静静地等着,静静地等着,天终于亮,仍没有动静,李笑天这才从乱屋堆里爬了起来,往前走去。心想,昨夜,好悬,真是检一条命!

????……

????乌孙昊震碎狮龙后,心里十分震惊,再不走,这后边还不知有何物,我是猿妖之王,岂能逞匹夫之勇,日后我带大军踏平此处,以泄今晚之仇。便飞身消失在这茫茫的黑夜里。

????明月早已西垂落山,天上的几个明星困乏地眨着眼。

????……

????黄鼎真人拱手向师父虚乌真人问,“李笑天那边邀请去高老庄的事情怎么说?”“容我再考虑考虑。”“师父,你已考虑两天了,再考虑,整个大战就结束了。”

????“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,那不是让我把整个仙界往火坑里推吗?”虚乌真人见徒弟不知进退,便绷着脸说着。

????“那何时有对策?等对策想好,我看这整个九洲都是猿妖的天下了。”黄鼎真人心急如焚地说着。“住口,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。要是被外人听到,那就是动摇我们整个仙界灭妖除魔的士气!”

????“若不是李笑天带着裘玉仙、灵饕及天篷元帅猪八戒等人苦撑着,目前的局势早已到了不可控。若师父不愿仙界去,我独自一人去。但师父你要晓得,万一李笑天他们成功了,你这个仙界盟主之位也就丧失了权威,天仙门也颜面扫尽。何去何从,师父自拿注意吧。”

????“人言可畏!”虚乌真人长长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。既然这样,我们仙界也就只能参加讨伐猿妖了。但我们仙界也只能走一步是步了。切记,不可硬拼合体金钢猿,我们得保存实力,在战斗中等待反击。”

????虚乌真人还有另一层打算,就是要另用这场战争,如何先把李笑天除掉,这才是自己头等大事。否则李笑天的势力人气在人间越来越强大。他李笑天是我们的同类,一旦扎根很深,日后真的难以控制与清除。

????至于猿妖不足为患,毕竟他们是妖孽,日后我们会集中天仙两界势力,一定能把猿妖赶回地灵喀萨草原。牺牲部分天下苍生,也只时暂时的。

????师父好歹同意了,于是黄鼎真人点着头,先答应着师父的劝说,接着说,“那我先把这个消息转告给裘玉仙,否则她来到天仙门三日,始终未见您回话,一直急得慌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“仙界正与猿妖激战,我们一定要趁此良机,发展自己,想办法打开阴峰崖凶魔玄门,日后再与他们这一帮杂秽一教高低。”魔都沙拉本想借仙猿之战,进一步削弱魔道的势力,却没想到魔道至尊这样说着,自己也只能闭口不言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寅皇蒙着双眼,正与宫女门玩捉人游戏。“这小手,这个胸,这个小腰,我猜出来了,一定是仙云儿。对一定是仙云儿。”这时内务府侍郎拓多儿匆匆从殿外走进,轻咳几声。

????寅皇摘下蒙面纱巾,“你们散了吧?”“是”众宫女退去。“拓爱卿有何事需要禀报的?”

????“据探子来报,万仙死谷王李笑天正在联手人间仙界,抗抵猿妖的入侵。天尊是否需要我们派出大军,前往助阵,以彰显我们天廷皇权龙威!”

????“算了吧,正好利用这一次机会,可以削弱多番势力。就让他们去打吧,反正我们从中获利就好。”

仙人指路+济公送码 ????“要不天尊是否与大臣们商量一番,否则就怕日后一方坐大,届时我们天届都难以控制。”“爱卿多虑了,我让你帮我寻的美女之事办的怎样了?”“已有眉目,正在返回天廷的途中。”内务府侍郎拓多儿回着天尊的话,但内心暗自叫着苦,寅皇过度,身子越来越虚,天廷这样下去,迟早会出事的。

????……

????废墟中的高老庄,日前热闹起来。李笑天坐在仙界盟主虚乌真人下方左边的桌子。这时虚乌真人坐在正中间说,“既然各位都是受李少侠的邀请,那李少侠不烦向大家说一说,我们这一次如何打赢猿妖?”

????“诉在下不能说,因我们这里肯定有猿妖的间细。”面对李笑天的软拒绝,虚乌真人脸被气得铁青,一言不发。

????“既然李少侠一点诚意都没有,那看我们还是走的好!”苍松派的弟子邱田隆说着。“我不是没有诚意,而是替大家安危着想。”李笑天非常委婉地向着邱田隆解释着,接着说,“留下吧,大战在际,就怕这一出去,不安全啊!”

????“没事,我在外也可以单独暂杀猿妖。告辞!”苍松派的弟子邱田隆大气凛然地说着。

????当然邱田隆更不想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什么都不说的人手里,那样太不可靠了。与其那样不明不白地死去,我还不如单独一战。至少生死,我多少还能掌握一点。

????听着这话,李笑天感动地热泪盈眶,频频点头,“是啊,只要心怀天下苍生,哪里都可以是自己斩杀妖魔的战场。”

????苍松派的弟子邱田隆没走多久,外面就乱哄哄的,大家向门口张望着,只见苍松派的弟子邱田隆的首尸被人抬了进来。众人一片惊讶,问“怎么回事?”“被猿妖在高老庄村口所杀,妖人口出狂言,只许进,不许,出来都是死者!”

????其实苍松派的弟子邱田隆说离开,李笑天就知这种结果了,但为了整个战局的大胜利,李笑天不能点破,也必须先得有一两人死。否则这里就成了菜园门,我必须置所有同道先死地而后生。

????当然,我李笑天先前早已暗示过他,可他不听。本还有一些心志不坚的人,这一下可不敢再言出庄了。而是主动问李笑天,“不知李少侠有何主意,我们一定能胜出的。”“我已说过了,无可奉告!”

????“起初你说大战之前,一定会告诉我们,现在你却说不能。你这分明是忽悠我们,我看你就是他们猿妖的同党,故意把我们人间修仙之人都诓至于此。然后一道剿杀!”其中一名布衣男子怒不可遏地说着。

????“别在这里瞎说,李笑天我们前几天还一直与猿妖生死决战,险些丢了性命!”裘玉仙听着这话,有一些焦急地替李笑天辩解着。但裘玉仙的声音太小,被这乱哄哄的声音给覆盖了。

????听着布衣男子这么一说,其他一些小门派或游仙的人,有一些惊慌了。“既然李笑天想害死我们,那我们还不如先把他给杀了。”这名布衣男子大声叫嚣着。

????“对,先把李先天给杀了。”人群怨气沸腾起来。

????。